字体
关灯
   存书签 书架管理 返回目录
    风晴雪早已经从欧阳少恭处得知了百里屠苏封印的事情,如今一听,顿时心提了起来。
    襄铃此时也泫然欲泣。
    呜早知道就不让屠苏哥哥解开封印了
    他的封印没有解开啊。
    银时轻描淡写说出来的话直接让所有人都惊呆了。
    等一下方兰生惊呼道,没有解开??可是我们明明亲眼看到木头脸的师傅给他解开封印的啊!难道
    方兰生等人怔怔的看向了紫英,只见紫英那淡漠的脸上微微的勾起一丝若有若无的笑容。
    百里屠苏的封印必须要回到天墉城,以天墉城的灵池为媒,要三位长老同时施法方可解开。仅仅只有我一人在此是无法解开封印的。
    所以说果然是骗人的?方兰生震惊了,你们居然骗他?
    骗什么啊?反正也不吃亏啊!要是不成功就回去一趟而已啊!
    听到银时说的这么轻巧,方兰生都不知道自己可以说些什么了。
    你你到底知不知道,那可是少恭啊!!
    银时诧异的看着他:怎么?原来你是这么没有自信的吗?难道你认为他打得过我?
    方兰生沉默了一会,回忆起过去的种种,突然有种恍然大悟感。
    啊也是好像少恭就从来没有在你身上拿到过什么好处
    恰好这时,做了一把龙骑士的欧阳少恭和百里屠苏回来了,也因此,方兰生的话非常清晰的被他们给听到了。
    小兰
    啊,少恭,你回来啦??!
    被抓包的方兰生一脸窘迫,欧阳少恭看了他一眼,无奈的摇头。
    小兰迟早会出事的吧。
    这是在诅咒我吗
    虽然不清楚一路上发生了什么,不过,明显欧阳少恭和百里屠苏之间的气氛似乎变得缓和了不少。只是,不管如何,欧阳少恭作为害死百里屠苏家人的直接凶手,这一点,百里屠苏是绝对不可能原谅他的。
    然而,他们两人却也是同样的,只剩下那微乎其微的寿命,再多的过节,也只能如过往云烟般的消散而去。
    而悭臾也是如此。
    丫头
    悭臾看向了银时,眼神深处那是发自内心的感激。
    谢谢你实现了我临终前的遗愿。
    银时露出了笑容,而后看向了欧阳少恭。
    虽然不知道现在还在不在,不过,在地府鬼界好歹也算有熟人,到时候,我会去拜托一下他们让你正式进入轮回的啊但现在还不行,至少等那家伙银时指向了百里屠苏,等到他大限将至,他体内属于你的灵魂我会帮你重新组合,然后你就可以真正的解放了。
    欧阳少恭的表情似乎有些发愣。而百里屠苏也从风晴雪的口中得知了自己的封印并没有解开一事,也是十分的惊讶。
    怎么?还在想着你的手办大国?银时挑眉问道。
    不,欧阳少恭露出了一丝苦笑,只是,果然命运相当奇特
    说着,欧阳少恭朝着银时深深的一鞠躬。
    一直以来,给你添麻烦了。
    此刻,欧阳少恭的脸上,是真正的,释然了。
    这样就好。
    哪怕只剩下几天了,但是,这样就好
    他的一生或许太苦了。
    下辈子,会好起来的。
    银时轻轻说道。
    之后的几天,欧阳少恭就在祖洲住下了。陪伴在悭臾的身边,如同回到了最原始的过去那样,每天弹着琴,与悭臾聊着天,不同的是他的身边还多了一个妇人。就这般岁月静好的在这里安静的相处着。
    本来,悭臾是只剩下几天的寿限,但是,不知为何它却硬生生的挺了过来,一直坚持的活着。直到欧阳少恭再也无法弹琴为止,它才终于咽下了最后一口气。
    他一生当中送走了太多人了,最起码,让它来送他离开吗?
    得知了这个消息的银时望着湛蓝的天空嘟囔着,在歇息了一会后继续站了起来。
    好了,继续吧,假发!
    不是假发,是桂!
    拉了一下筋骨,桂和银时一起继续搬运着庞大的东西。直到到达那块墓碑面前后,两人才将扛着的这个大东西给放了下来。
    掀开白布,画上法阵,巨大的琴开始慢慢的演奏起了那段熟悉的乐曲。
    这个正是在东海那里,绮罗龙女宫殿里的那把大琴。
    作为安魂曲大概最适合了啊!
    听着这悦耳的乐曲,银时轻轻一笑。
    百里屠苏和风晴雪成亲了。两人非常恩爱,却因为百里屠苏的体质问题无法有后代,最后他们收养了一儿一女。
    方兰生虽然心系襄铃,但是在路途当中他一点一点的明白了何为责任与义务。于是当他发现当初在琴川接到绣球的那位孙家小姐竟然正是自己前世有负的贺兰君后,他决定要完成自己前世的执念与弥补过错,迎娶了她。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