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存书签 书架管理 返回目录
    桂看了他们一眼,无声的叹了口气。
    纵然过去失去了记忆,但失忆期间所发生的事情他却是还记得清楚,自然熟悉欧阳少恭这个人。
    他毫无疑问是个优秀的人才。
    但奈何,造化弄人。
    想到这里,他走了过去。
    在我失去记忆的那段期间,全靠你的照顾我才不至于流浪在外。虽然大概你的意图也不是出于善心,但是,不管如何,这份恩情也是你给我的
    是呢,结果我倒是搬起石头砸自己的脚。
    欧阳少恭的声音很平静,但是依然可以让人感觉到里面的丝丝怨气。
    不,我觉得幸好你把我带回去了。桂轻轻摇头,缓声道,正因为有了我的干涉,才使得你不至于犯下更多的罪孽。
    不过,单单是屠村这一件事也足够业障了。
    桂再次叹了口气。
    我不甘心
    怎能甘心永生永世被命运所束缚
    与天抗争,不仅仅只有你,包括我们所有人都在每时每刻的与天对抗着。也正因为这份不甘贪婪,这是人类历来所坚持的事情。银时也走上前,看着欧阳少恭淡淡说道,每个人都想挣脱名为命运所带来的束缚,只是却鲜少人有能力做到,但即使如此,我们也依然顽强的活着,直到生命结束的一刻都在与命运做对抗。其实,我们大家都一样。而唯一不同的是我们依然遵循着属于自己真正的心之所向。而你,却把这个最基础的事情给遗忘了。
    好好的回想一下吧。你想要的,真的只是这个所谓的永恒国度吗?
    我想要的
    每个人都是只有短暂的一生,人生结束后落入地府然后进入下一个轮回周而复始,这些不是跟你渡魂很像吗?不过,不同的是我们要安全的多,舒服的多,以及,会忘却前尘往事吧
    桂认真的注视着欧阳少恭,语重心长。
    你每一次的渡魂就等于是经历一次人生,然而因为你依然记得前世的感情,不愿割舍,因此也就有了一次又一次的失望。之所以想追求永恒,也不过想要内心当中的一份慰藉,否则,渡魂之痛,未免太凄苦了。也正因如此,你变得越来越放不下,也越来越执着,到最后,连自己到底想要什么都不知道了。
    那么,如今最后的最后,你想的起来吗?
    你想要的所谓永恒到底指的是什么?
    我想要的永恒是
    耳边似乎缭绕着乐音,在那高山流水般的惬意下,一人一水虺静静的沉浸在琴声当中,相依相伴
    是吗,原来是这样子啊
    还以为已经抛弃了过去,孰不知其实根本没有抛下,反而紧紧的缠着,成为了他埋藏已久的最为深刻的向往。
    眼泪,一颗、两颗的开始滑落下来,欧阳少恭用手遮挡着,却是完全没有任何效果。眼泪顺着手臂一点一点的滑落到地面上。
    巽芳还是第一次见到情绪如此不稳定的丈夫,她心疼的用脸颊贴近对方的额头。
    没事的,夫君还有我
    夫君只要是和你在一起哪里都无所谓
    所以我们一起去吧。去见夫君你最重要的友人
    许久许久之后,欧阳少恭微不可查的,点了点头。
    银时看着手中的鳞片,轻轻的松了口气。
    (约定达成了。)
    后来,一行人成功找到了祖洲。在这里,黑龙悭臾终于与昔日的友人重逢了。
    虽然友人变成了两人,但是灵魂的波动却是没有改变的。而作为继承了所有属于太子长琴记忆的欧阳少恭,无疑是最接近太子长琴的存在。在瑶山的丽景下,欧阳少恭席地而坐,取出了琴,弹指间,那久远记忆深处的属于那一人一水虺的乐声便流淌而出。
    那是,谁也无法介入的,独独属于他们的羁绊。
    怎么说呢,总有一种虎头蛇尾的感觉呢
    在悭臾载着欧阳少恭和百里屠苏翱翔空中的时候,瘫坐在地上的方兰生忍不住发出了疲惫的哀嚎声。
    那不然怎样?大打出手然后要么重伤要么死亡吗?
    银时的吐槽让方兰生顿时哑口无言。
    我我也不是指这些只是,怎么说呢明明都做好了要一场恶战的准备了
    说着,方兰生带着复杂的神情看向银时。
    你既然嘴巴这么厉害,这么轻松就可以说服少恭的话木头脸的封印岂不是白白解开了
    苏苏果然已经解开封印吗??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