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存书签 书架管理 返回目录
    我正是因为太清醒了才决定如此!!你们根本就不知道,你所珍视的人视你为怪物的那种眼神是多么的令人绝望与崩溃,煎熬了这么久,凭借的全是为了重新见到自己珍惜的,重要的亲人,但是,历经千辛万苦回来后见到的却是与你所想的截然相反的态度长此以往,我怎会不发疯??所以,我已经彻底明白,奢求那点关怀,永不泯灭的感情根本就是荒唐当然,巽芳是例外的。
    欧阳少恭明明双眼疯狂,但却努力的面露温和神色的看着巽芳。
    所以,我要与巽芳一起在我建造的永恒之国,生存下去永远永远的生存下去
    所以才说银时跳了起来,抓起洞爷湖对准了欧阳少恭,你真的病的不清啊!!!
    欧阳少恭一抹嘴角的血迹,低沉道:银子姑娘,你也别以为在下是一介弱者!!
    欧阳少恭翻掌,掌中以微光凝作七弦长琴,手指轻捻慢挑,七律历历,榣山遗韵。他以震音为线,震线为韧,刚迎上银时的刀,又一扫弦,旧力未灭,新力又发,排山倒海般涌了过去。
    银时轻轻挑眉,手中的刀一划,直接将那弦波给弹开了。
    百里屠苏正准备上前帮忙,却被玄霄给拦下来了。
    交给他就可以了。
    可是百里屠苏有些纠结。回忆起过去的种种,他依然无法真正的憎恶欧阳少恭这个人。
    欧阳少恭并非一开始就是恶人。他也是因为生活所逼才会到如此地步我我希望他可以真正的获得解放!
    没问题的
    紫英走上前,看着那抹白色的身影以及从另一边接近的黑色的身影,淡淡一笑。
    如果是他们的话一定可以让他得到真正的解放的。
    话音刚落,桂毫不犹豫扔出的炸.弹直接把欧阳少恭给炸飞了。
    百里屠苏:
    紫英:
    玄霄淡定的笑道:看,解放了
    夫君!!巽芳惊呼着跑到了欧阳少恭的身边将其扶起,夫君,你怎么样了?
    咳嗽了几声,欧阳少恭此时也顾不上安慰妻子了,而是怨恨的瞪着银时和桂。
    我全盘计划皆因你们而毁一切果然是瑛娘的卜算当中
    在一开始,瑛娘便提到过自己的大计会因为两名女子而遇到挫折,如今,可算是真的灵验了,欧阳少恭显得一丝无能为力。
    握紧了巽芳的手,欧阳少恭气骨犹存,淡淡道:既然我输了,是死是活,要杀要剜随你处置。
    又或者,取我灵魂与百里屠苏融合,也如你所愿。
    银时无奈的摇摇头。
    真是的,怎么可以满脑子都是悲观的事情嘛!
    这也是没办法的,毕竟一生过得太苦,遇到的基本上到了最后都是BAD ENDING,桂叹声说道。
    所以说果然还是心态的问题啊银时抱着手臂连连点头,你看看这个,哪怕大脑随时处在坑坑洼洼的地步,但却依然白痴一样的活着。而你,明明比他聪明这么多,怎么就是看不开呢?人生啊,其实除了手办外还是有很多美好的东西的啊!而你呢,不去寻找那些非要去强求人心这种东西,也难怪会黑化了!
    欧阳少恭强撑着身体站起来:你到底想说什么?
    看着欧阳少恭,银时缓缓的从口袋里拿出了某样东西。
    你一直说你身边的朋友,亲人,要么一个个离你而去,要么就在你变成另一个人后翻脸不认人。然而,你可想起过最初最初的时候,你的那只小小的朋友?
    欧阳少恭震惊地举起那墨片,那是一片鳞,黑色的鳞片,上面满是云水般的翠纹。
    悭他喃喃自语。
    那个名字,那个被尘封千年的名字正要从记忆之井中浮起,有个声音在呼唤他:太子长琴
    不对他是欧阳少恭
    你不是一直强调自己才是真正的太子长琴吗?既然如此,这个东西,你一定不会陌生才对!!
    累世以来,渡魂令他失去了太多记忆,以至有些东西,被渐渐遗忘。但是,面对眼前这片小小的,可以说是促成他如今地步的最初的友人,欧阳少恭的心中竟然涌出了许久许久不曾有过的情感。
    那是,连巽芳都不曾感受过的,欧阳少恭作为最初之人最深的情感。
    欧阳少恭心中绞痛,记忆的深井中,黑龙盘旋升天。
    为什么你有它的鳞片
    因为被拜托了啊银时轻声叹息道,在当初你因为它而受到惩罚后,它也成为了某个女战士的坐骑。但是后面,它老了,也就退休了。但是,对它而言,自始至终最在意最难以忘记的依然是在老家的时候,与某个很会弹琴的青年在一起相处的日子。如今,大限将至,它什么都不求,唯独想见它那位朋友最后一面,实现当初的那个约定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