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存书签 书架管理 返回目录
    我同样记得
    离开蓬莱之后在中原苦苦寻你找寻了很久很久我不知道你会渡魂到什么样的人身上当有一天终于找到你时巽芳已经老了、难看了我明白夫君并不在乎表相容颜但巽芳也只求能够陪在你的身旁无论是以什么身份
    听到这里,欧阳少恭渐渐的有了一丝猜测。
    你
    可还记得在欧阳家,你五岁生日时候收到一件非常喜欢的礼物便是我替你缝的小袄
    欧阳少恭难以置信的退后一步:你寂桐
    他呆然站在那里,嘴唇轻轻颤动,方才的气势顷刻间消失无踪。往事一幕幕犹如闪电,在脑海中不断闪现:
    五岁的他在房中试着那件小袄,寂桐在一旁温柔地看着他;十岁的他在山中寻觅草药,寂桐捧着水壶耐心地等待;青玉坛中,他成为了丹芷长老,寂桐站在角落默默注视着他;翻云寨里,寂桐旧病复发,却强行压制着咳嗽,以免让他担心他恍然发现,那个衰老的妇人,那个佝偻的身躯,在这个叫做欧阳少恭的人的生命中,留下的痕迹比他所以为的,更多更重。
    寂桐巽芳寂桐巽芳
    原来如此原来如此。
    甘甜,还是苦涩?幸福,还是痛苦?
    一时间记忆和情绪反复交织,欧阳少恭的表情也反复难辨。
    巽芳笑容苦涩,说道:夫君,我知道你体内太子长琴的魂魄力量已经快要耗尽,除非能寻找到另一半魂魄,否则过了这一世,便不能再渡魂然而,你为了这一半魂魄苦心筹划、杀人如麻我不愿你滥杀无辜,却也没有办法阻止巽芳只求你不要再做这些事了,我没有几天可活,剩下的时日唯愿能与夫君静静待在一处如果要同你一起赎罪我也愿意
    欧阳少恭的眼神中充满了疯狂的色彩,他看着巽芳,温言道:赎罪?巽芳以为我何罪之有?我又怎么会恨你?无论你做了什么,永远都是我最爱的妻子!你且等着,待我杀了百里屠苏,取回魂魄,再解你体内的雪颜丹之毒,我一定会有办法!
    夫君!巽芳焦急唤道。欧阳少恭却已背转过身,不愿与她多言。
    既是巽芳身体抱恙,我就不陪你们多玩了!百里屠苏!若你仍要苦苦挣扎,我便直接将你杀死,取到魂魄!你们,所有人都是!就此乖乖变作焦冥!
    欧阳少恭的脸上笑容不再,语气更是显得异常冷酷。
    众人顿时如临大敌般拿出武器。银时则叹息着,摇了摇头。
    结果还是回到原点吗?真没办法
    银时拿出了洞爷湖,一脸无奈的说道。
    非要人家人家使用暴力,既然如此,一会就别哭了哦!
    银子姑娘,这事本是我与百里屠苏两人之间的事情,为何你总是诸多插手?欧阳少恭语气极其不好的问道。
    我说啊,坏事做尽了这个时候才来求饶是不是太迟了?银时一脸不屑的掏着耳朵,而且,刚才不是说了吗?劳资就是看你不顺眼!
    欧阳少恭还想继续说些什么,只听银时话锋一转。
    不过,你也说得对,毕竟冤有头债有主,对吧?既然如此,还是交给被你祸害的当事人来处理好一点。
    欧阳少恭还没反应过来,只听一把镇定自若的声音清冷的从背后缓缓传来。
    正是如此。
    欧阳少恭一惊,立即扭头,下一秒,一把刀便已经将他打了出去。
    无视额头肿起的大包,桂一脸清醒的看着欧阳少恭。
    你
    欧阳少恭还在惊讶着,银时却已经走了上前。
    哟,假发,睡醒了么?
    不是假发,是桂。
    桂淡淡说着,脸上却露出了笑容。
    我做梦了。
    哦,是什么梦?
    一个还算不错的梦吧。桂轻轻说道。
    欧阳少恭瞪着桂:你恢复记忆了?
    桂看向了欧阳少恭,叹声道:之前啊,我什么都不记得,就仿佛是被放逐在一片漆黑的世界,找不到自己的身影,也不知道所去为何方。迷茫的我完全不知道何去何从,直到黑暗中出现了一道光。那抹银色的光芒指引着我,让我明白答案一定就在那里。
    而你并没有可以指引你的光芒所以,迷失方向了。
    刹那间,欧阳少恭露出了迷茫的神情。
    第378章
    我迷失了方向?不恰恰相反!!
    欧阳少恭发泄般的将内心深处的一切阴霾通通释放了出来。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