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存书签 书架管理 返回目录
    欧阳少恭却是冷冷一笑。
    雷云之海中蓬莱故土即将重见天日,此乃我心中大愿,为何却要停下?
    玄霄微微蹙眉:你要将蓬莱之岛从雷云之海中拖出来?你可知道撕裂空间将引起海上大灾,巨浪滔天、海啸侵袭!这样会害死多少人?!
    害人?呵呵,不过是想重建故国,拳拳心意,又哪里称得上害人?
    说完,欧阳少恭突然面露狰狞。
    你倒不如抬头问问上天,一场天灾便要夺去多少无辜性命?一句天上刑罚,又要改变多少人生生世世的命运?数千年所见,我亦是痛心疾首,由此发愿将蓬莱建成一个没有世俗烦忧的永恒乐土!
    哦,没有世俗烦恼的永恒乐土?这世界还有这样的仙境吗?
    当然有!只要,有焦冥
    听到这里,玄霄顿时明白过来他的想法。
    哼,果然是个没有世俗烦恼的乐土啊!一个个全是死人,又如何能有世俗烦恼?
    喂,给我解释一下啊!银时不耐烦的瞪了玄霄一眼说道。
    玄霄叹了口气。
    焦冥是一种异虫,它以死人腐肉为食,将该死人食用完毕后便会化为该人的模样活着,却如同木偶一般。
    这样不是很好吗?欧阳少恭微笑道,不会痛,不会悲伤,也不会说出一些伤人的话或视你为怪物般的眼神并且永生不老,不死,这不是最理想的国度吗?
    呜哇,真的病得不轻啊银时一脸嫌恶的吐槽道,这还真是理想国度啊!宅男梦寐以求的超级理想国度啊!到处都是等身大的手办!原来你根本就是个宅男啊喂!有够恶趣味的!!
    欧阳少恭无视了银时的吐槽,却是眼中绽放某种近乎异教徒虔诚膜拜的异常光彩:如今,巽芳也已回来,我更当尽心经营,令她过得快活无忧。
    巽芳紧紧挽着欧阳少恭的手臂,欲言又止。
    巽芳的表现落在银时眼里,终究化为了浓浓的失望。
    还以为真的来阻止也是,自家男朋友为了自己居然准备建造一个手办之国,的确感动得要死啊!又怎么会阻止呢?
    巽芳的脸色一瞬间变得很难看。
    巽芳是不会背叛我的。欧阳少恭自信的笑道,只是在此之前,须得取回属于我的那一半魂魄,方能与心爱之人长相厮守。
    说完,欧阳少恭转向百里屠苏。
    太子长琴,既是你的魂魄,给你也罢!百里屠苏正色道,但你为此屠我族人、毁我家园!如今更是倒行逆施,只因一己私念!
    私念?何为私念?欧阳少恭笑得张狂,百里少侠当日远行海外,只为求得仙芝救回母亲,难道便不是私念?小兰逃离琴川,只为避开成亲之事,难道亦非私念?人欲无穷,渴念丛生,世间岂有一个例外?
    不错,人欲无穷,然一己之事终究渺小,七情六欲不可逃,尘心凡念不可避!然一己之事终究渺小,上天存好生之德,又怎能因心中欲念而罔顾生灵?
    好一个上天存好生之德!那上天为何却不顾念太子长琴?为何要令他堕入凡尘,永受磨难?!欧阳少恭由盛怒忽转漠然,将巽芳揽到身后,迎上诸人。
    你是我的半身,种种痛苦,想必感同身受!就算是梦境偶至,其中滋味想必也是终生难忘吧!欧阳少恭看着百里屠苏,惋惜道,你我二人虽同当难,可惜终归不能为友,唯有夺你性命,取你魂魄我们太子长琴,才能成为一个完整之人!
    百里屠苏皱了皱眉,并不答话。
    银时倒是搭话了。
    没错,你们两人组合才是真正的完整之人,不过啊,牺牲的为什么非的是这根粗木头而不是你?
    欧阳少恭皱起眉头:因为那本来就是我的东西!
    不对不对~
    银时摇了摇手指头。
    你顶多就是有记忆而已。别以为你自己有着记忆就认定了你就是本尊啊!要知道魂魄里面最重要的命魂那可是在他的身上啊!如果说命魂所在才是本尊的话,该组合进来的就不应该是这家伙了,而是你!!
    银时的话给在场的人都打开了一扇新的大门。
    对啊,欧阳少恭也只是有着记忆而已,凭什么说他才是真正的太子长琴而逼迫着百里屠苏交出魂魄?
    荒谬!欧阳少恭有些羞怒道,我本就是太子长琴!若不是当初被血涂之阵强行分离魂魄我也不至于要靠渡魂而活直到如此地步!
    不不不不不!银时一脸奸诈的继续道,说到底你也只是一部分占有记忆的魂魄而已,并且通过占有死人身体存活,那跟他又有什么区别?他不也是部分灵魂占领了个死人活着吗?唯一不同的不过就是你有记忆他没有记忆而已!所以,你根本证明不了你才是真正的那个人!既然证明不了,你又有什么资格和立场让他来牺牲组合你而不是你组合他?说来说去,你不就是想活着?直接说不就可以了?还一副我最伟大这样冠冕堂皇的模样脸皮也真够厚了啊!!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