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存书签 书架管理 返回目录
    林信书根本来不及想太多,李佳佳走后,又来了不少客人,等她忙完,她已经身心俱疲,颓然坐到椅子上,只觉得头疼欲裂,一切都没真实感。
    其实她穷光蛋一个,李佳佳又是个女人,不可能对她骗财骗色。李佳佳以前指点过她不少回,对她的态度虽然有居高临下,但是毕竟没有真的害过她,更没有把她引入歧途。
    林信书就是想不明白,她为什么要撒谎,用假名字跟她交往。谎言被戳穿还能振振有词,强词夺理,完全没有愧疚的样子。
    不用问别人,林信书也能猜到赵乐乐肯定知道李佳佳的事。她打开手机想问赵乐乐怎么回事,就看到赵乐乐了给她发了几十条信息。
    心里有了不详的预感,她点开微信,赵乐乐甚至没有给她发文字,而是一条条六十秒种的语音,看时间可以猜到他刚出门不久就立即给她发语音了。第一条就是叫她离那个李佳佳远点,声音非常大,还刺耳,哪怕背景音非常嘈杂,她也听得一清二楚。
    赵乐乐说那个李佳佳是个神经病,林含璋一入学就被她跟踪过,他们回来都躲着她。去年叁月份,她还去威胁林含璋当时的女朋友,要那个女孩退位把林含璋让给她,当时就引起很大的风波。那个姑娘给她讲道理,她不听,就是闹,当天晚上在宿舍割腕自杀。还在医院喊着是为了林含璋死的,要是他不来看她,她就死不瞑目。这事闹得沸沸扬扬,她爸爸妈妈跑到辅导员那里求情,林含璋不得不去看她。其实跟林含璋本人没有任何关系,她从来不敢到他面前,都是骚扰他当时的女友,现在又来骚扰你了。
    这人,她竟然听说过,只是当时就当成故事听,怎么都没想到她能和那个那么自杀的女孩扯上关系。
    她静静听完,脑子里一片空白,她看向手机上方的时间,已经快叁点了,老板马上就会过来和她换班。她要赶紧回家换衣服,她昨晚专门搭配了新衣服新鞋子,她说了好多回要去看林含璋上台表演,她心里一直很期待,她还准备拿相机拍视频……
    不能慌,稳住,我还有那么多事要做,不快一点就赶不上他上台了。回家最快十五分钟,从家里到操场得二十五分钟,我还要换衣服换鞋,我得打扮得漂漂亮亮去见他,不能这么灰头土脸的。
    李佳佳的事,也不能光听赵乐乐的一面之词,等看完林含璋的节目,再给她打电话问清楚,或者直接去找她,她在护理学院读书,总是能找到人的。
    她强自镇定,用最快的速度跑回家。她快手快脚给自己换了新买的羽绒服,这是她今年大出血,双十一那会给自己买的一件名牌羽绒服,四位数的价格,穿起来格外好看。又换上新鞋子,这双鞋她一直留着舍不得穿,为了今天这种场合,穿上也值了。等她进学校和大学生们站在一起,那时候可不能穿着有油渍的旧衣服,显得畏手畏脚的,上不得台面。
    穿衣完毕,她又给自己梳梳头,戴上黄蔚然送她的发饰,这些都是她昨晚就准备好的。她当时拿出一件衣服就要问林含璋一句好不好看,等搭在一起,她又忍不住问他这样搭配行吗,林含璋点头,夸她好看,她当时美滋滋的。然后林含璋从衣柜里面拿出一件羊绒衫,说是给她买的,让她试试看。纯黑色的修身羊绒衫特别漂亮,穿上去她就不用再穿去年的毛衣了,舞台在室外,元旦下午又是阴天,气温低得很,穿暖和点肯定没错。
    她当时特别高兴,直接换上,黑色衣服果然百搭,她穿上之后整个人都显得贵气了,这件衣服比她全身衣服鞋子加起来都贵,果然是人靠衣装。
    漱漱口,她喝了几口热水,下午那会她连喝水的心思都没有,这会才察觉出渴的感觉,赶紧喝两口,一看时间都叁点半了。又赶紧乘电梯下楼,小跑着去操场。
    搭起来的舞台很显眼,观众非常多,她看到那么多同龄人心情也好了一点。看看时间,刚过四点,林含璋应该还没上台。她为了确定,还专门问了周围的一个女孩,那姑娘果然认识他,告诉她再来两个歌手就轮到他们那个组合了。
    她稍稍放下心,总算赶上了,要是她错过了,林含璋不得气死。她往前挤,台上的女歌手正在唱lady  Gaga  的born  this  way,这两年她有空听歌了,都能听出来调调了,这首歌她还算喜欢,站着听了一会。台上唱歌的歌手可能太紧张了,调子起高了,一直在破音,大部分时候都跑掉,下面的女孩们使劲鼓掌,可能是为了鼓励她,结果她听到掌声后,越来越紧张了,荒腔走板唱完整首歌。
    没想到的是这比赛竟然是现场打分的,未免有点太公开处刑了,完全可以不要那么犀利。不过她也觉得这么搞很刺激,学生之间应该也还好,大家看得都挺开心的。哪怕是那个唱得紧张的姑娘,在等分数的时候也是高高兴兴的,和下面的观众互动,不停给女孩子们飞吻,被她飞吻送到的位置的女孩们也立即做出接收到吻,倾倒的样子。
    所有人都很开心,最后那个姑娘得了53分,应该是满分100分,这分数到也合理。她又使劲往前挤,努力让自己在林含璋上场前尽量挤到前排,在最近的地方看到他。
    女孩之后的歌手唱的是日文歌,这次上台的是个男生,其貌不扬,柔柔弱弱的。他唱的还是邓丽君的《我只在乎你》的日文版,哀怨的歌配上他哀怨的小身板,台下的女孩子们和男孩子们都哈哈大学。凭心而论,他唱得好多了,喝彩声也不少,就是没人给他鼓励,没几个人鼓掌,等他唱完,才有一波稀稀拉拉的掌声。
    最后他得了75分,挺好的分数,看样子打分的人是不太看观众的反应的,只是根据选手的表现打分。她默默地想,林含璋那个找到他组乐队的朋友的期望落空了,人家评委可不看脸,也不看观众,只听歌唱得好不好。
    再来一个歌手就轮到林含璋他们了,她也挤到了最前排,昂着头看。最前排距离舞台有大概叁米,还是可以看得清清楚楚的。这回的歌手也是一个乐队,唱的是枪花乐队的《Don’  cry》,一首非常有名的摇滚歌曲,她听了叁首歌才意识到这还是场外文歌大赛。
    枪花乐队的名曲非常好听,她注意到主唱也学艾克索·罗斯戴了花头巾系在额头上,可惜主唱没有长发,模仿的不到位。至于歌本身,本来就不好唱,主唱又只会鬼吼鬼叫的,完全把摇滚等于吼叫的刻板印象表演出来,听得她直皱眉。
    竟然没有主持人串场,她又注意到一件事,怪不得看着那么流畅。歌手唱完,直接到旁边坐着休息,大概一两分钟之内出分数,分数出来之后就下一位候场歌手直接上台。整个流程飞快,歌手和观众都很开心,哪怕唱得不好,观众也不会嫌弃,气氛非常热烈,不像是官方比赛,倒像是同学们拉几个老师出来一起玩,确实不需要主持人出来尴尬地扯东扯西。
    这个乐队表演完就是林含璋他们上场了,她竟然超级紧张,实际上她看到别人紧张自己就会跟着紧张,是那种很没用的人。她深呼吸,枪花乐队的名曲赢得67分,倒也合理,希望主唱下去之后能喝点水,他吼得她听着都累了。
    终于到了,她踮起脚尖,等着看他们出场,周围的女孩子们也伸着头往台上看,后面有人问:“怎么回事?该出来了呀?我就是为了看校草才来了!”又有人回答,“我也是呀,在这冻一两个小时了,怎么还不出来?”观众区小小的骚动起来。
    也就是几秒的功夫,她的头昂得有点酸,就听到一阵悠扬小提琴从台上传来,如怨如诉,来了!
    灯打到他身上,他没穿外套,只有贴身的黑色毛衣和裤子,是他最适合的打扮,他就光是站在那里就足以用他的身高和脸将人摄魂。她发现他的脸上有很淡的妆容,使他在台上被聚光灯一照不至于面无血色。顶光聚集在他头上,他看上去像一个艺术家,他只是静静拉着小提琴,全场都安静了,侧耳倾听。
    是四十秒的小提琴独奏,灯光慢慢减弱,叁个身穿白色蓬蓬纱裙的女孩开始吟唱,那声音像是从天国而来,令人头皮发麻,她一个字都听不懂。
    “哇!是《空之境界》的主题曲!”旁边的女孩立即叫了出来。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