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存书签 书架管理 返回目录
    第二天晚上十点半,林含璋果然到了。坐在店里看她收拾,最近老板娘对她不满,她不再提前收拾东西,每次都等到完全没人了再洗洗刷刷。
    等她忙完,都超过十一点了。刚想招呼他走人,林含璋从黑色大衣口袋里拿出护手霜,给她涂到手背上,把她的双手夹在他的手心之中,好好按摩一番。
    锁上门,他拉下卷帘门,又锁上,两人手牵手散步回家。路上她问他体测项目训练得怎么样,他点头,说还不错。她又问他元旦晚会的节目练得怎么样,他摇头,纠正她元旦那个是歌唱比赛,他练得不怎么样。不过也没事,反正不指望拿什么奖,他也不是主唱,就是个伴奏。
    她听得咯咯笑,距离元旦也没几天了。她的脚上换了新的棉鞋,非常暖和,她买了两双不同品牌的鞋,试穿都不错。他也发现了她的新鞋,跟她说本来打算给她买ugg的,她很瘦,穿那个应该不难看。她说她觉得不好看,不过要是他也穿,她就跟着穿。那个鞋子听说特别暖和,叁九天穿应该很合适,也可以只在家里穿,就不怕被人看到了。
    说到底还是嫌弃那个鞋子丑,其实他也挺嫌弃的,但是她比他怕冷,一时之间他也想不起更保暖的鞋子。
    去年她是怎么过冬的?那时候他没太注意,应该不好过,她的手总是冰凉的,身上套两层毛衣和羽绒服。晚上洗漱完上床,她的小腿冰凉,进了被子就带来一股寒气。他把她的腿放到自己身上捂过,她很快就整个人到了他怀里,在被窝里瑟瑟发抖。
    今年不能让她冻成那样,其实他很想让她现在就辞职,但是她肯定不会听,没必要强迫她。
    两个人高高兴兴回了家,到家就开始接吻。亲了至少十几分钟,吻完了她有点害羞,他们又在沙发上坐了好一会,她枕在他的腿上,他时不时低头与她亲吻,非常开心。
    当晚他不顾她的反对,给她口交,做到一半她就失去了意识,肉穴不停潮喷。
    给她一点甜头和刺激她就受不了了,于是他从善如流,把她抱到怀里,变换各种姿势,内射了四次才停下来。
    转眼间就到了元旦假期,大学生有叁天假,林信书提前跟老板商量换班到了早上,因为最后一天下午她要去学校里看唱歌比赛。听说是在操场搭了台子,从早比到晚,评委是音乐学院的教授和各院学生会成员。林含璋被排到下午,她肯定要去捧场的。
    说来也奇怪,按理说他们住在一起,感情也越来越好,她却没有参与过林含璋的任何校园生活。
    他在大学里无论做什么,她好像都置身事外。一开始是自惭形秽,再加上自己没上成大学,听都听不得他在大学里的那些事。后来呢,她渐渐放下心结,对他在大学里的那些事也就是有所耳闻,知道的程度,完全没有去看看,去掺和的打算。什么运动会呀,什么比赛,她想都没想过去看看,感觉与自己毫无关系。
    这回不一样,林含璋哪怕没正式邀请她,毕竟告知了她,她肯定要去看看的。
    一点半左右,她刚吃完午饭,杜千寻跑到店里看她,以往只要放假她就不见人影,今天不知道怎么了,竟然有空来见她。杜千寻问为什么没看手机,她说自己中午太忙了,没来得及看。杜千寻又问她去不去看歌唱比赛,她点头,杜千寻又问她为什么要去,这回口气都有些气势汹汹。她满头雾水,她本来就很喜欢听人唱歌呀,身边有这种活动,又不要钱,她肯定要去的,这有什么可被她指责的?
    杜千寻就有点不高兴,问她能不能不去,这回她感觉太过异样,正色问杜千寻,为什么不能去,是因为她要带她去其他地方参加别的活动吗?
    杜千寻支支吾吾不说话,她也不急,慢腾腾收拾东西,准备和老板交接。
    说来也巧,赵乐乐竟然也来了,他隔着玻璃门见到她和杜千寻说话,林信书见他脸色有一瞬间的不自然。很快他又恢复成神色自若的样子,推门进来,跟林信书打招呼,他来是为了通知她林含璋下午四点半上场的,现在已经在候场了,他拍了一堆他上妆的时候的照片,挺有意思的,到时候发给她。
    林信书送了他一杯热咖啡,临走之时,他冲旁边不说话,或者说噤若寒蝉的杜千寻打招呼,“好久不见呀,李佳佳。你的病好点没?”
    林信书看不懂他俩的神色,赵乐乐的脸上有厌烦,有恐惧,更多的是鄙夷,他的口气与其说是问候,不如说是嘲讽。杜千寻一开始就好像不认识他一样,她一直往角落挤,不给他看正脸。可她听到他的话的瞬间,她骤然大变脸色表明两个人是认识的,甚至赵乐乐还知道一些她不知道的事。
    还有,最重要的是,为什么赵乐乐唤杜千寻叫李佳佳?难道杜千寻不叫杜千寻,她告诉我的是个假名字?她为什么要骗我?
    这也太奇怪了。
    赵乐乐走了,两个女人陷入了死一样的寂静。林信书心乱如麻,她还要去看林含璋表演,但是朋友的欺骗却如芒刺在背,根本无法忍受,一分一秒都不行。
    她想问她,李佳佳却抢在前面开口,“赵乐乐为什么要给你发林含璋的照片?”
    他们果然认识,赵乐乐和她都没说他的名字,她却能张口就说出来,而且她问得咄咄逼人,好像林信书才是理屈的一方。
    林信书不想回答,反问她,“你真名叫李佳佳?你为什么要骗我说你叫杜千寻?”
    是呀,杜千寻确实不像一个真名,太美好,太虚幻,有多少父母会给自己女儿取名叫千寻?千般找寻。又不是日本人,千寻这个名字本来就少见,疼爱女儿的父母给她取名佳佳才合理,盼望她是优秀的,双倍的优秀。
    李佳佳眼神游疑,看上去有些心虚。林信书倒是佩服她被人当面拆穿谎言还能镇静自若,要是她,早就羞跑了。
    林信书不想怀疑她少有的朋友,但是现实摆在眼前,她不得不接受,所以她接着问:“你真叫李佳佳吗?你给我个假名字是什么意思?”
    李佳佳眼神闪烁,头偏向一边,“我一开始没想那么多,就是不想说真名,我不是故意的。”
    她们都认识一年多了,一开始不是故意的,后面有无数机会能告诉她真相,李佳佳为什么不说?还是说,她现在的话,也是谎言呢?
    李佳佳见她不说话,不知道想到了什么,又挺直腰杆,质问她,“赵乐乐为什么要给你发林含璋的照片?”
    林信书感觉心累,又是这个问题,这和李佳佳有什么关系?她扶着头,“因为我和林含璋现在做博主了,他给我发照片当素材。”
    听到这话,李佳佳眼睛瞪得极大,眉毛竖起,她的样子有些可怕,林信书从没见过她这般可怖的模样,“什么时候的事?!你为什么不告诉我?我不是不让你做吗?”
    莫名其妙,这事和你有什么关系?我和林含璋一起做博主,运营账号,那是我们两个的事,你又有什么立场反问我不告诉你?哪怕是至交好友,也不会把自己的事全说出去呀?而且为什么你不让我做我就不做?
    林信书脸色转怒,极度不高兴,可她还是压着怒气回答,“八九月份就开始了,但是这事和你没关系,我没必要告诉你。”
    这话让李佳佳气得更厉害,直接逼问她:“你凭什么不告诉我?我们不是好朋友吗?你就该告诉我的!”
    真叫人头疼了,林信书双手捂住头,她觉得荒谬,“这是林含璋和我的事呀!我就算是你的朋友,也不能把他的事告诉你,”她福至心灵,想到一种可能性,“你和我做朋友,应该不是为了从我这里得到林含璋的消息吧?”
    李佳佳低着头,没回答她。林信书在短暂的惊讶错愕之后,一股愤怒从胸口喷上来,“你说,你是不是为了他才和我交朋友的?!”
    她几乎敢肯定。
    李佳佳抬头,比她声音还大,“我不是!我是真把你当朋友的,信不信随你!我就是不高兴你做网红也不告诉我,是你先拿我当外人!”
    林信书感觉她的话哪都不对劲,她一向先退让,这回她也只能解释,“不是我,是林含璋,我就是一个给他打下手的运营,我也不出镜。这事我后来没敢告诉你是怕你泼我冷水。”
    李佳佳脸色稍霁,“这还差不多。我没有骗你的想法,我也是怕你想多了才不告诉你我的真名字。”
    问题是一开始名字都给的假的,她叫了她一年多的千寻,但是这个人根本就不存在于世界上,她们的一切都是建筑在谎言之上的,那她们之中又有什么是真的?她只觉得这一切都很荒谬,也很可怕。
    林信书抓住了她最想知道的问题:“你为什么要给我假名字?为什么不告诉我真名?你的名字有什么见不得人的吗?”
    玻璃门被打开,店里来了新客人,她没有得到回答,李佳佳没有说一句话,趁她给客人做奶茶时,偷偷走掉了。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