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存书签 书架管理 返回目录
    林信书被他亲得有点高兴,她倒不是为了美化自己,只是想说一些心里话,所以她说出来的话听起来格外伤人,“其实我嫌弃的不只是他的长相,还有他不讲卫生,夏天身上有难闻的气味。那时候他一到店里,我就故意躲到后面干活,他说什么我都不搭理他。”
    他在男生宿舍没少碰到肮脏的男人,字面意思的脏。经常有人夏天不洗头也不洗澡,他每天洗漱就会被这些人嘲笑成“那个爱干净的小白脸”,连他买了叁瓶不一样的洗发水都能被人专门嘲讽一番,借此暗示他性向有问题。虽然他并不在意那些混蛋,也对那些嘲笑嫉妒不屑一顾,但是没人喜欢生化垃圾在身边。
    他温柔抚摸她的头发,接着问:“他是不是处处都招你烦?”
    林信书想了一会,“唉,确实没有让我喜欢的地方。有一回我带饭去上班,那天正好店里忙,八点我才有空吃饭,他那会也在。他见我带饭之后第一反应是问我怎么那么小气,不自己买。我说忙,店里没人,出去十几分钟买吃的也放心不下。我就把剩饭放到微波炉里面热,他又说我做的饭好香呀。问我是什么,我说中午的剩饭。他又开始说我舍不得花钱,剩饭也要留着吃,我心想关你什么事。等我开始吃,他也不走,就直勾勾的盯着我吃饭,说我在吃上面还挺舍得花钱的,剩饭里面有鸡翅又有虾,问我是不是自己做饭。我说是呀,他就说以后谁娶了我就走大运了,又省钱又会做饭。哎呀,气死我了。”
    林含璋摸摸她的背,安抚她,“你是不喜欢被人说适合当贤妻良母吧?”
    林信书苦着脸,“没几个女孩子会喜欢吧?再说我爱做饭,我吃剩饭关他什么事,他话里话外我这些以后就是给他服务的,问题是他跟我有什么关系?我干嘛要给他做饭?我宁愿给你做一辈子饭都不愿意给他做一顿,我又不欠他的。”
    她自然不知道无意中说了什么了不得的话,他也没提醒,不想提醒。
    他接着附和她,“是呀。不过你为什么没早点拒绝他?”
    林信书皱着眉头回答,“我也想呀,问题是他太胖了,我怕我拒绝的时候说了什么话伤他自尊,他会打我。这几年那种追求不成就动手杀人的案子不是很多吗?我又打不过他,我不会讲话你也知道。再说他又没有真的表白,他什么都没说我就先拒绝显得我自作多情一样。”
    他把她抱紧,正色告诉她,“以后再遇到这种事,告诉我,我们一起解决。你自己烦恼了大半年,我和你住在一起居然没发现。”
    说真的,她很庆幸今晚告诉他这事,他的反应让她感觉太舒服了,没有指责她,很多事他们又想得一模一样,他还处处为她着想。
    “其实他不来的时候也还好,我懒得想他的事。就是他一来就破坏我的心情,他一张口讲话我就想让他闭嘴。唉,也是我这两年日子好过了,脾气大了,没法忍了。”
    他失笑,她脾气还大?她还不够能忍?他活到现在,从来见过她这么逆来顺受,温顺的跟个小绵羊一样的人,他抱着她狠狠亲几口,“别那么讲,我觉得你脾气大点是好事,能少被人欺负一点。我早就看你那店里老板娘不顺眼了,跟你讲话阴阳怪气的,颐指气使的。我们约定好,等明年账号粉丝超过叁十万,我到时候多接点广告,你就辞职,我们一起工作,不用看她脸色了。”
    她想起那几百个堆积起来的商务询问,有了信心,微笑答应,“好的呀。不过今年还不行,年底这段时间店里人挺多,老板他们真忙不过来。”
    她怎么就能那么善解人意呢?善良而无害,被人盯上太正常了。
    林含璋得到她的承诺已经满足,也就叁个月的事,不用那么急。他又想起一件事,“所以你前段时间每天晚上回家身上都带把美工刀是为了防那个赵耀?他到底长什么样把你吓得草木皆兵,给我看看。”
    她起身摸到手机,“可是我早就把他拉黑了,老板娘的群不知道他退没退,”她打开那个微信群,找了一会,点开给他看,“就是这个,他用的头像是他本人。”
    是一张熟悉的脸孔,是那天她盯着看的六个人其中的一个。难道是他猜错了?她是因为讨厌他才明显一脸难以置信和不甘?那不可能。她应该没说假话,她没有说假话的能力,她只是隐藏了部分真相,比如这个她真心厌恶的人是她有血缘关系的弟弟。
    也可以理解她的迟疑与隐瞒,那种家人,怎么介绍都不合适,不如直接装作不知道,把关系再次斩断。
    他评价一句,“确实挺胖的,比你力气大。你是担心你夜里下班的时候他骚扰你吗?”
    可不就是嘛,所以她才不得不警惕了那么多天,草木皆兵的。
    林含璋又亲了她的额头几下,“我觉得你应该早点告诉我,至少你们发生争执的那天就要告诉我。那样我就可以每天晚上去接你下班了。这样吧,从明天开始我来接你,你晚上不用害怕了。”
    她连忙摇头,“不用那么麻烦的,实在不行我调班到上午。那天的事看到的人多了,我跟老板解释一下他们应该能同意。”
    实在是体贴又温柔,她真的是太容易被人盯上了,从小学开始就有那种把她当成猎物男孩子。她看上去乖得很,性格又温和,反抗都不彻底,他不也是盯上她的男人之一吗?现在她已经是他的女人,几乎离不开他了,处处听话,从不给他找麻烦,什么都为他着想。
    所以他说:“最近我们相处的时间太短了,我想和你待在一起,说说话也好。”他的女人,莫名其妙挨顿打,或者被谁捅一刀,想想都觉得要气死了。
    她有点迟疑,她最近确实把心稍微放下了一点,可毕竟还是害怕,担心赵耀趁她放下警惕,袭击她,他就算给她一拳,也够受的。可她还有另一个担忧,“我总觉得,要是我们俩的关系传开了,对你不好。”
    他的手摸到她小肚子上的软嫩肥肉,挼个不停,“哪里不好?我觉得没什么。”
    她被摸的有点痒,“就是人家会讲你的闲话,上海可能也有我们以前的同学,知道我们曾经是一家人,到时候不知道会传的多难听。”
    其实他根本不在意这些,一开始不把她是他女朋友的消息传开只是不想她工作的时候被人指指点点,当成动物园的猴子一样被参观。但是她既然很快都要辞职了,自然无需在意了。因此他安慰道:“你很在意外人眼光吗?信书,你和我做了那么久的账号,网上的人也是现实中的人,他们的评论,他们的看法,有时候多可笑,你也能看到,不是吗?”
    确实,在网上她经常会怀疑评论后面的账号持有者根本就是个脑残神经病。还有很多时候他们人云亦云,听风就是雨。看的太多,她连解释的想法都没了,随他们去吧,一个个纠结起来她连饭都不用吃了。
    但是,到了现实,还是不一样的,她也说不好哪里不一样,就是觉得不太好。
    他继续加码,“我反正是不在乎别人怎么看我,再过一年半我就要大学毕业了,到时候谁还认识谁?互相都不会联系了,我过什么样的生活关他们什么事?”
    也是,他作为主角都不在意,她一个配角哪有什么立场说叁道四。更何况她搞不好年后就辞职了,老板娘可能也正是因为看出来她做不久了,所以态度才变了那么多。
    以后她在家里写拍摄的脚本,还要接着自学摄影和化妆,也不用每天都和外人共事,别人说什么,只要不跑到她面前,又有什么关系。
    她点点头,有点高兴,“我其实,也很想你晚上能来接我的。十一点下班真的有点晚,路上没人的时候,我就特别害怕,路上有人的时候我还是会不停扭头看,担心是个男的,要是个胖男的,还留短发,我就更怕了。”
    看样子她根本没和那个叫赵耀的坦白他们血缘上的关系。想想也是,为什么要说,说了之后再被一家子人缠上吸血吗?哪怕他没有真正和那些人接触,他总见过类似的,只是在他的生活里不常见罢了。
    他又摸摸她的头,“那我们说定了,从明晚开始我去接你。明年你一定要辞职,大四我也不会太忙,到时候可以考虑好好做网红。你上次给我看,我们差不多有一百多个商业推广pr来询单,到时候挑挑选选,至少可以做四十多个,寒假我们两个都要忙了。”
    想想也是,要是真的接了四十个,差不多要一天拍一个,还要剪出来,哪怕是推到他开学后,也是忙得要死呀。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