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存书签 书架管理 返回目录
    一切都回到正轨,林信书发现,她的生活还是越来越有指望的。她和林含璋运营的账号越做越好,现在都超过二十五万粉了。那个假账号可能看到他们的账号起来了,也不敢继续发视频了。学摄影也渐渐地理解了,能学进去了,有时候自己试拍的时候还会某些奇思妙想,原本毫无头绪的东西现在学起来竟然很顺利很快乐。
    接了第四个广告之后,林含璋告诉她他要参加元旦晚会表演,需要排练小一个月,还有要准备本学期的体测,接下来直到学期末都没时间去拍摄和剪辑,所以暂时最好不要再接广告。她也可以和推广的商家商量一下时间,试试能不能都推到寒假,那个时候他比较有空,拍摄和后期都能安排过来。
    想想也是,还有不到一个月就元旦了,今年过得也太快了,再过不到叁个月,又要过年了。
    去年这个时候林含璋就很忙,那次他还不用准备体测,今年他又要为了体测提前训练了。再加上元旦晚会的表演,想想都要替他发愁了。她自然不会捣乱,反正手里有不少素材,修修剪剪又能凑一段时间的更新内容。
    林含璋的忙碌自不用提,杜千寻也跑到店里,说了好多回她的专业课业多繁重,还有复杂的英文医学词汇要学习,每天都烦死了累死了。
    那会她正忙着做清洁,上一个客人没拿稳,不小心把奶茶撒到店里了,里面的珍珠,芋圆,西米之类的东西掉在地上到处都是。她先是扫了两遍,没弄干净,地面上的茶色还是很明显,后来又用海绵拖把擦了几遍,总算不黏脚了,干爽了
    杜千寻和她说话时,她一边忙活一边“嗯嗯”回复。等她拖完第四遍地,杜千寻突然阴阳怪气地说:“还是你这工作轻松。店里一天到晚也没几个人过来,你宁愿天天趴在桌子上玩手机,都不想拾起书,好好学习。你要是早点听我的,今年都该上大一了。”
    林信书沉默地清理拖把,洗了两叁遍,干净之后倒置放到门外。说真的,她不想继续这些话题,无论是杜千寻的功课,还是她和杜千寻谁比较忙比较累,或是她到底上不上大学,都让她不想说话。
    可说话的人还是不依不挠的,“你不打算读书,以后高中学历能做什么?哪怕在上海,高中生也混不到职场中层呀。你就想一辈子拿五千不到的工资过日子吗?”
    林信书低头,闭上眼睛听她说话,良久才睁开,“我也没办法。我就不是读书的料,我认命了。”
    杜千寻闻言,脸上有了怒气,“所以你就不上进?一辈子就干这种体力活?还是说你打算以后嫁个男人做家庭主妇?”
    这又是哪跟哪,她应该想说的是以后嫁人靠男人养,可她从没想过那种事,她只能无奈地说:“你想太多了。我是适合自己过日子的人,结婚生子什么的从没有想过。”
    杜千寻这才面色稍霁,“你听我一句,就算不读书,也得好好找工作。你看你都在这破奶茶店干一年多了,啥都没学会。不如去其他地方看看,或者拿钱学门手艺。”
    其实她也不是什么都没学会,至少会做奶茶,会招呼客人了,她最近还开始送外卖了呢。
    杜千寻见她不说话,料定她是自觉心虚,接着说:“你再听我一句,男人没一个靠得住的,以后就算真结婚,也别做什么家庭主妇,到时候被拿捏得死死的,一根雪糕丈夫不掏钱你都吃不着。”
    这话题还有继续的必要吗,她为了安抚杜千寻,也只能回一句:“嗯。”
    没想到杜千寻长眉一扬,表情瞬间转变,勃然大怒:“你还说你没考虑过结婚生子?!明明就是在骗人!”
    林信书一下子慌了,她还是第一回碰到这种情况,她刚想解释,店里来了客人,她只能先接待客人,杜千寻却趁机快步走出玻璃门,她根本来不及拦下她。
    等林信书送走客人,给杜千寻打电话她也不接,给她发微信也不回复,林信书只觉得心里发堵。她不明白自己做错了什么事,为什么杜千寻会生气。整个对话她后来复盘了很多遍,还是摸不准杜千寻生气的原因。这事就这么堵在她们两人之间,怪难受的。
    幸好一周多之后杜千寻又来找她了。这回杜千寻跟个没事人一样,绝口不提她们两个上次的不快。杜千寻此回不止抱怨学业繁重,又抱怨她父母不让她寒假去泰国玩,她暑假都没旅游,寒假可不想再去临终关怀中心做志愿者了。
    林信书只知道她的父母挺宠爱她的,她父母在体制内上班,快退休了,她又是独生子女,真的可以说是集万千宠爱于一身。
    听她说她要自己去泰国旅游,也不打算跟团。林信书心想,很正常,没有一对父母会放心自己年轻漂亮的女儿一个人在异国他乡旅游的。
    “我的父母真的太过分了,寒假不出去旅游能干什么?我家那帮亲戚见了我只会数落我,把我从幼儿园到现在做的错事全重复一遍,我都烦透了。”她兀自抱怨不休。
    林信书只能跟着她说:“你再试试看看能不能说服他们,老一辈确实会比较保守。”
    杜千寻摇头。撅着嘴说:“我爸妈哪是那么好说话的人?他们非让我找个伴一起去,”她转动眼珠,看向林信书,“要不你和我一块去吧?你没出过国吧,正好趁这个机会一起出去玩玩。”
    林信书招架不住,连连摆手,“真不行,我没钱的,旅游太贵了。”
    杜千寻“咦”了一声,根本不信,“你工作一年多了一点钱没攒下来?我不信。”
    就算攒了几万块钱,一趟旅游下来她辛辛苦苦攒下来的钱就得去掉一半,何必要打肿脸充胖子,死要面子活受罪?再说她还想给自己买两双好一些的冬天的棉鞋,她脚上的运动鞋春秋天还行,冬天穿上,不动一下的话,一小会过去脚就冻得没知觉了。
    所以她只能继续解释,“我真没多少钱,而且我寒假也要看店的,去不了。”
    杜千寻这回又气哄哄的走了,因为她好说歹说,林信书也不同意和她一起去泰国,哪怕她都磨破嘴皮子,说去泰国的机票多便宜,泰国的食物多好吃,泰国多好玩。林信书都不为所动,只是乖乖听着,根本没有松口的打算,于是她说到最后自己也生气了,气鼓鼓的走了。
    这回林信书是不会再道歉了,她真不能去,一是她本来就不是个自由人,她要跟着林含璋走。第二就是她打算一月之后就给林含璋谈寒假能拍出来的广告,多谈几个,毕竟钱是对半分的,搞不好一个寒假能赚好几万呢。第叁就是杜千寻是个娇小姐,跟她一块旅游肯定得顺着她,一切依照她的想法来,林信书虽然是个柔顺的,可也不想旅游还被人牵着走。她习惯了和林含璋一块旅游,林含璋在这方面特别好说话,她要去哪他都带她去,不想玩了就在酒店趴一下,或者去找好吃的。这样的好日子过多了,再让她旅游的时候完全顺着别人的意思走,乖乖做个听话的小羊,太难了。
    反正最后她也没松动,哪怕杜千寻不高兴,不行就是不行。
    林含璋已经和上半年一样,每天傍晚去锻炼。晚上大部分时候也不在家,不是在图书馆看书就是在音乐教室排练,听说他参加的是一个组合,准备上台唱叁首歌,他在里面是负责小提琴演奏的,还有几句歌词。林信书可从来没听他唱歌,他还会唱歌?林信书总是忘记他曾经学过好多年的小提琴,因为他在家里从来不练琴。更不知道他会唱歌,实际上,他就根本没在她面前唱过歌,高中那会军训唱歌,他就是光张嘴。没声音。
    也不知道是哪个大神能让他乖乖点头上台的,他不是特别不喜欢抛头露面?
    还是说做网红小半年,他对这些事都无所谓了?成功对人群免疫了?其实他本来也不怕人,就是懒得出风头,喜欢躲在人群后面观察。因为他本来也不是什么好人,哪有几个坏蛋有表演型人格的,除非是想出了事第一时间被人怀疑上。
    到了周六,他竟然还要排练,她也没请假,在店里干活,下午饭点那会接了一个外卖单,竟然是他们点的。这回林信书自告奋勇,给他们送过去,敲门之后,正在拉小提琴的林含璋看到她,直接愣住了。
    她被外卖袋子递给开门的人,然后乐滋滋的走了。她也不知道为什么,每当她的工作和林含璋扯上关系她都觉得很好玩,很有意思。
    林含璋则是喝着芋泥奶茶,发现她脚上的运动鞋,那鞋子太薄了,她需要一双厚的冬鞋,明天就带她去买,雪地靴会不会太难看?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