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存书签 书架管理 返回目录
    黄蔚然拍拍她的肩膀,“很正常,不会每个视频都受欢迎的。你看影视作品也能发现,哪怕是投资几千万,几个亿的大型项目,找到演技最好的艺人,世界上顶级的摄影师和剪辑师,再由才华横溢的导演把关,拍出来照样很多人不喜欢。投资巨大的电影电视剧,垃圾的作品都远远多于佳作,你就知道拍东西多难了。其实你也不用太把观众的意见当回事,观看量,播放量,点赞数什么的,都是虚的,无法证明你视频的质量。”
    林信书心里也明白,她点点头,明白是一回事,会不会受到影响是另一回事。
    黄蔚然继续安慰她,这回她举了个亲身的例子,“我的视频,最火的一个特别没意思。那个视频我根本没下任何心思,就是在朋友家车库放音响,结果就爆了,几百万的播放量,你说怪不怪?”
    确实怪异,车库里放音响有什么意思?
    黄蔚然叹气,“后来我才知道,因为后面的车子和音响很贵,所以大家都把它当成一个炫富视频看。我的本意只是为了试验不同地方的声音效果,明明我有更多,更有趣的视频,但是唯一爆火的却是观众眼里的炫富视频。”
    她接着叹气,“你再多奇思妙想,再用心讲解分享,到观众那里,他们可能都不觉得有趣,他们对你的生活里的细枝末节更有窥探欲。就像那个视频背后看不清的车,哪怕我在后期的时候专门把它模糊了,在有心人眼里,它还是最值得注意的。更烦人的是,其他人也那么想。”
    林信书想起上次她发到朋友圈的照片,赵耀不就是逮着那个豪宅问吗?黄蔚然的意思是观众喜好有时候就是那么让人无奈,他们喜欢看人炫富,喜欢看本来活得很潇洒的网红被撕得头破血流,喜欢看好女人受苦受难,挨打挨骂,喜欢看别人家长里短一地鸡毛,甚至喜欢看情侣之间的那档子事。不同的群体喜欢的东西也不一样,他们不可能一一去迎合的,她只能试图去吸引喜欢他们账号调性的人,不能按照网友的喜好去调整,否则天天变来变去,自己也受不了。
    黄蔚然见她不说话,心知她又在思考。黄蔚然想,他们在一起快一年半了,比她知道的林含璋的任何一任女朋友的时间都长,甚至比她们加起来的时间都长了。她其实早就明白了,他真的很喜欢她,和她在一起特别幸福,愿意为她做原本不想做的事,像是做网红,这不是爱,还能是什么?
    爱情这东西本来就毫无道理可讲,它不会因为你家财万贯,拥有世间所有,就自动降临到你身上。也不会因为你无父无母,一贫如洗,平凡普通毫无所长就远离避走,命运就是这么不讲道理,她喜欢的男孩子不喜欢她,她能有什么办法?她哪怕去了北欧,去了非洲,去了南极,哪怕流浪到天涯海角,她的心照样不能平静。
    黄蔚然想,我只是还不能接受命运,还想抗争一番,虽然爱情这东西根本不是你努力,你争取,就能得到的。
    等林信书回到家,发现林含璋竟然在打包没吃完的食物,他包起来的都是虾和鸡翅之类的,看样子也不打算扔。
    林含璋见她进门,一脸迷惑,慢腾腾解释,“明天给几个舍友带过去,否则你下个星期就会天天吃剩菜。”
    倒也不会吃一个星期,因为他看不过眼就会给倒掉。不过她还是制止了他,跟他说,“那等我明天我放到烤箱里烤完你再带给他们,这都凉了,放到明天会回潮,软趴趴的,也就不好吃了。”
    也是,他乖乖听话。
    他们洗了手,很快又爬到了床上,卧室的空调早就被打开,她坐上床,和他接吻。
    嘴唇对嘴唇,舌头对舌头,她被他好一阵搅动舔吸,连上腭与喉咙都没放过,仔细地品尝一番。
    良久,他们分开,拉出淫靡的银丝,唇边还有不知何时挂上的液体,林含璋静静地看着她,“今天,可以给我舔吗?”
    确实,他们最近做爱一直都是直奔主题,什么花头都没玩。他也体恤她心情不好,每回都没过度折磨她,总是草草结束。
    他的手捏在她下巴上,手指没有用力,只是轻轻抬起她的脸。她不知道要不要直接拒绝,刚吃完饭就口交,确实感觉不舒服。更何况这回肯定要给他深喉的,她有点怕喉咙被捣弄,很恶心,不是心理上的,是生理上的反应。
    林含璋倒也没生气,只是淡淡问她,“不愿意吗?”
    她摇了摇头,伸出手去撩开他的衣物,动作带着讨好,她总是会自觉讨好那些她觉得要讨好的对象,哪怕自己没发现。
    捏着她的下巴的手指缓慢摸到的她的双唇,食指按在她的下唇上,没太用力,只是往上挑,把那娇嫩的上唇挑拨起来又按下去,随后大拇指的指腹慢慢抚摸摩挲她略带干燥的下唇。
    不用他命令,她也乖乖的,顺从的把嘴巴张开。食指和中指率先进入,在口腔里恶意地绕着舌头搅弄好几圈。接下来他分开两指,夹住她的舌头,依旧不太用力,只是掐捏住舌尖向外拉扯。她感觉有些不适,喉咙深处发出低哑的声音。
    不止如此,当他把她的舌头拉出来之后,又伸入另一根手指,坏心地用指甲刮她的上腭,那处几乎是口腔中最敏感的地方,被他如此玩弄,她开始发出难受的声音,但还是温顺地任由他捉弄。林含璋很有耐性,手指在她的娇嫩口腔胡作非为,作恶多端。
    她太乖了,他大人有大量,放过她的舌头,转而攻击她的肉穴。被含湿的手指潜入内裤,拨弄她的肉蒂。她就认命吮吸他留下来的手指,含住一点一点的舔弄。
    时间差不多了,他想。他的手伸出来,扯掉她全身的衣服。她也试图解开他的裤子,褪下内衣,手握上下身早已硬挺的性器上。
    “开始吧。”他直接下了命令,手指捏住她的下巴,往下拉,迫使她张嘴,她的头也被压到性器上,她呜咽一声,分开双唇,他的性器直接顶了进去。
    她不由自主紧紧闭上眼睛,睫毛也跟着不停颤抖。
    她张大嘴唇,将那性器头部含了进去,他这回不再客气,强按着她后脑勺逼她一点一点吞入他粗长的性器,他暗暗决定,非要叫她全部吞吃进去不可。
    她的口腔一直很敏感,舌头和上腭都被性器摩擦,她的嘴越张越大,被他用力往里面送,直接顶到喉头,还不满足,接着往下。
    生理反应让她不由自主挣扎起来,谈不上激烈。他也知道此时她不好受,手指又重新揉捏上她下身的肉唇,拧住一片的软嫩的肉瓣拉扯。另外一只手也没闲着,往她肉穴的入口处试探,准备捣入,一成功进入就搅弄她的嫩肉,把里面的肉汁翻动出更多。
    下身猛烈的快感和刺激让她口腔跟着收紧,林含璋第一时间感觉到,他腰部向前一送,插入到更深的位置,这回是彻彻底底的深喉,快感极端酷烈。
    他的性器顶端直接递到她娇嫩的喉咙上,口腔异常紧致,他开始模仿性器在肉穴抽插的动作不住捣弄,她被干得直流眼泪,从眼角落下。而插进她的口腔的享受深喉服侍的性器却越来越有精神,越来越不客气地顶着她的喉咙往死里干她。
    搅动下身肉穴的手指也取了出来,他抱着她的头,强使她无法吐出他的性具,那已经变成了一根刑具,快把她折磨疯了。
    察觉到自己将要射精,他不再动作,堪堪将性器从她又热又湿又紧的口腔中抽出来。他其实挺想在她嘴里射精的,但是他现在更想进入她下身被手指玩弄得同样汁水淋漓的肉穴。
    没有任何缓冲,他伸出双手,掰开她的大腿,然后分开她的穴口,直接顶了进去。粗长硬挺的肉柱碾开娇嫩柔软的穴肉,那嫩肉也早就习惯他的器官,吸附绞紧,不停抽搐,她的肉穴太过紧致,她又如此乖顺,自己抱住双腿,下身自动吮吸着他的器官,确实异常美妙。
    然而他依旧不满足,还不够,不够深。他双手用力将阴唇两瓣分的更开一些,按着她的腰,毫不留情地一捅到底。
    激烈的动作让她直接往后一倒,他迅速拉住她,她被他插得想逃跑,肉穴都被他粗壮巨大的性器堵得满满的了,又进得那么深。最不妙的是,她觉得最敏感娇嫩被他肉柱的顶端抵住,不停抽插捣弄,越干越深。她根本受不得这剧烈的快感,不过几百下,就控制不住潮喷了,内部穴肉在高潮中抽搐痉挛,不停绞紧他的性器。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